量身定做生活执行计划 助心智障碍者走入社会

时间:2017-04-10 18:09 点击:


  • ■罗春媚了解学员需求

    ■个管员召开会议讨论为学员制订计划

    ■罗春媚带学员们出门体验交通工具

    个案管理员

    2017年3月下旬,一则为广州慧灵托养中心的5名个管员筹集去桂林深造学习经费的募集贴在朋友圈引发了转发潮。个案管理员(文中简称个管员),一个新鲜的名词,却带着很强的专业性。对于心智障碍者来说,有了个管员为他们量身制订一系列的行为、身体、情感等执行计划,并督促实施,他们就能在自身的基础上取得不小的进步和改变。一点点的改变堆积起来,则意味着对他们而言的人生突破。如果说,家庭管理模式让心智障碍者重新找到回归社会和家庭的温暖,那么个管员对于他们个人能力的提升则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。

    ■新快报记者 严蓉

    从八大领域为学员制订计划

    其实在广州慧灵,很早以前就有了“小组导师”“服务导师”的概念,但真正引入“个管员”这个专业名词,还是从2012年开始。“我们去台湾学习了那边个管员的先进经验,回来也打算在广州慧灵开展起来。”广州慧灵服务部经理文润龙说,个管员的主要职责是为心智障碍人士提供个别化的服务,通过评估服务对象的需求,进而了解需求,并针对他们的需求,从情绪福祉、人际关系、物质福利、个人发展、生理、自我决策、社会融合、权利这八大领域制定专项计划,再通过督促实施,最终达到完成和满足服务对象需求的目的。

    可以说,通过个管员制订计划,可以进一步推动心智障碍者融入社会,帮助他们早日实现自主自立生活。“没有这个计划,心智障碍学员只是单纯地等吃等喝。”罗春媚说,举个简单的例子,有个学员有人际交往的需求,想去看望某一位曾经的朋友,那么我们针对他这个需求,就会联系他们的亲戚、朋友制订一系列的计划,计划的目的就在于帮他实现这个“看望朋友”的需求。通过计划的最终实施,这位学员就能最终实现人际交往的需求,获得与社会的链接。“在普通人看来十分简单的一件事情,但是对于心智障碍患者,可能有着无法逾越的障碍,我们个管员的职责,就是通过制订科学的计划,来帮他们清除掉这些障碍。”罗春媚说,需求完成的累积,会对心智障碍患者的个人能力有着颠覆性的改善,一些轻度患者甚至可以真正步入社会,开始新的生活。

    个管员罗春媚:最难的是沟通不可能顺畅

    12年前,一个偶然的机会,罗春媚路过广州慧灵托养中心的门口,因为当时一位智障学员突然对她口出“辱骂之言”。自此,她与慧灵结下不解之缘,进入慧灵,成为一名正式的工作人员。“刚开始就是做小组导师,对心智障碍的学员做一些辅导,去年10月份才转成个案管理员。”罗春媚说,她原本是个家庭主妇,在家里专门带孩子,孩子大了之后,她想给自己重新找一份工作,通过了解,感觉自己可以胜任慧灵的工作。

    然而,初来慧灵,工作的难度还是超过了罗春媚的想象。“因为学员的心智都有障碍,他们的理解能力不行,所以和他们沟通很难,往往是词不达意,而且有的时候说上一百遍他们也记不住。而且要做好这份工作,需要很强的专业性,这就逼着自己要去了解很多的知识,这些是自己不曾接触过的。”罗春媚说,放弃的念头曾闪过她的脑海,但她很希望自己能去做一些事情,改变这些学员的现状,至少让他们不会随意出口辱骂别人,或者不会做出一些肢体上过激的行为。“他们好了,其实整个社会就好了,这并不是他们自己的事情,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有责任促进他们的进步和转变。”罗春媚说,她觉得这样的事情,再难都一定要有人去做,而自己就是那个要去做的人。

    经费短缺急需专业人才

    目前,在广州慧灵共有五位个管员,分散在托养中心、展能中心、庇护工场等不同的项目基地,每位个管员需要承担30到40位学员的需求计划制订。“每名个管员的工作量是非常巨大的,超过40位学员他们就无法再承受了。”文润龙说,慧灵其实很希望能多招一些个管员的职位,但由于这个职位的专业性要求很高,除了自身的专业素质之外,还要经常接受最前端的专业培训,然而,由于经费不足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,这个愿望很难快速实现。

    “单是慧灵托养中心,2016年的亏损就达到200多万元。虽然靠着社会上的一些捐款,我们勉强能维持运营,但想要壮大发展,却是很难用带有竞争力的薪酬吸引到专业人才。资金不够,员工待遇比较低,因此也留不住高端人才,再加上学员老龄化越来越严重,服务的难度也在一天天加大,我们实际上很需要更多专业人才的加入。”文润龙说,前几年社会捐款状况比较好的时候,机构可以维持运营甚至能有盈余,但这两年筹款也越来越艰难。现在政府也会有越来越多的服务购买项目,只要碰到合适的,我们都会去积极申请。”广州慧灵服务部经理文润龙说。